习近平总书记牵挂的北京:胡同焕新生 运河展新景
李克强召开部分地方政府负责人座谈会:你们讲真话我们才能出实策
中央宣讲团在各地宣讲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兰州布病事件最新调查:多名感染者被确诊 却收到卫健委“健康证”

发布时间:2020-11-03  来源:凤凰网-央广网  字体大小[ ]

   原标题:兰州布病事件最新调查:多名被感染者被医院确诊 却收到卫健委“健康证”

  央广网北京11月3日消息(总台央广记者任梦岩)去年,兰州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曾引起多方关注。根据甘肃省卫健委调查结果,2019年夏天,兰州生物药厂在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生产过程中,使用了过期消毒剂,致使废气排放时灭菌不彻底,携带含菌发酵液的废气被刮向药厂下风向的兰州兽研所和附近小区,导致当地部分居民和学生接触后产生抗体阳性。随后,兰州生物药厂多个兽药产品批准文号被撤销,8名相关责任人被处理。根据兰州市卫健委网站消息,截至2020年9月14日,累计检测21847人,初步筛出阳性4646人,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3245人。

  兰州市卫健委强调,这次事件为“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与“感染布鲁氏菌病”不同。抗体阳性是由于布鲁氏菌进入机体激发体液免疫反应产生的血清抗体,一般在3-6个月达到高峰值,6个月后抗体开始衰减,1年后不易检出。临床上没有症状,专家建议不需要治疗。

  而布鲁氏菌病,民间又叫“懒汉病”,属于乙类传染病,是由于布鲁氏菌属的细菌侵入机体引起的人兽共患疾病,常伴随慢性脓毒血症和神经循环,尤其是骨关节系统的损害,主要临床表现为发热、乏力、出汗、关节肌肉疼痛,需要临床规范治疗。

  按照兰州卫健委的说法,去年的布病事件,初步筛查出4000多人阳性反应,甘肃省疾控中心复核确认阳性3245人,没有一例布鲁氏菌病患者。然而,近日有多位兰州的网友向中国之声反映,他们是当时的被感染者,相继出现发热、乏力、关节肌肉疼痛等明显症状,并被多家医院确诊患有布鲁氏菌病,可当他们汇报给兰州市卫健委后,卫健委却否认患病,依然认定他们是“抗体阳性,健康无损害”,甚至还提供了“健康证明”。

  兰州市卫健委坚称“布病事件”对群众身体健康无影响,但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医学专家,他们纷纷强调,初期是布病最好的治疗窗口,如果不及时治疗,有些病人会长期发烧、多汗,严重关节痛,甚至导致不孕不育,全身性的多脏器损害,对身体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去年9月2日开始高烧,高烧18天,当时不知道是这个病,当感冒治疗,打针、吃药,都没有好转,到9月28日,两条腿直接肿胀了,关节肿得路都走不了,到十月几号就起不来床了,直接翻不过身,从卧室走不到卫生间。”2019年12月,王女士在看到媒体报道兰州兽研所附近出现大量布鲁氏菌阳性后,居住在附近的她才意识到,自己得的是不是布病?

王女士被解放军940医院安宁分院诊断为“布鲁氏菌病、慢性布病关节炎、白细胞低下”(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王女士被解放军940医院安宁分院诊断为“布鲁氏菌病、慢性布病关节炎、白细胞低下”(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2020年3月2日,王女士被解放军940医院安宁分院诊断为“布鲁氏菌病、慢性布病关节炎、白细胞低下”。在医院给王女士的处方上,记者看到,“诊断:布鲁氏菌病、布病性关节炎、白细胞低下。处方为:盐酸多西环素分散片、利福平胶囊和咖啡酸片乙,处方医生:魏嘉”。

王女士再次被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为“慢性布鲁氏菌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王女士再次被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为“慢性布鲁氏菌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今年3月13日,王女士再次被甘肃省第二人民医院诊断为“慢性布鲁氏菌病”。在医院给王女士的住院证上,记者看到:“慢性布菌病,入肝病科,医师签名:李雯彬”。

  但由于当时的新冠肺炎疫情,王女士没住成院,只能回家自行服药。“3月就开始吃治布病的药,他们说,吃了之后白细胞有可能还要减,我说就这样治,于是一边升白细胞,一边治布病。”王女士告诉记者。

王女士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书》(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王女士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书》(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然而,王女士的病没有得到兰州卫健委的认同,她却意外收到了《健康证明书》,记者看到上面写着:“经7月19日复查布鲁氏菌抗体,您的抗体仍为阳性,滴度为1:200++++,经专家组评估,对健康无损害,特此证明”。落款为: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专家组,盖的章是兰州市肺科医院诊断专用章。

  这份《健康证明书》,让早已被两家医院确诊是布病患者的王女士无法接受。她说:“‘对健康无损害’,当时我很生气,我说,‘我需要的是治疗,难道你们一点都不重视吗?’他们说等着。对健康无损害,没有任何影响,3月出的确诊报告显示,已经拖成了慢性布病,何况现在左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腿肿得厉害。他们只是说是赔偿7000块钱,让我签字,我没签。”

  除了王女士,被兰州市的专家组认定为阳性,但实际上被医院确诊患布鲁氏菌病的兰州居民还有不少。

  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从去年九月开始发烧,然后是关节疼痛,于今年1月9日被兰州大学第一医院确诊为布鲁氏菌病。记者看到,在医院给他的处方上写着:“就诊科室:感染科。临床诊断:布氏菌病。处方为:盐酸多西环素片、利福平胶囊。医师:赵荣荣”。

  张先生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与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诊断证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张先生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与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诊断证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由兰州大学第一医院确诊为布病患者的张先生也收到了和王女士一样的由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经7月31日复查布鲁氏菌抗体,您的抗体仍为阳性,滴度为1:100+++,经专家组评估,对健康无损害,特此证明”。

  张先生对此十分气愤:“去年9月份发高烧,差不多40多天,看病吃药,买了很多药。从那以后人就开始乏力,肌肉酸疼,膝盖有点疼。12月26日出了公告,我就赶紧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去检查。布病门诊的大夫给做的诊断,开了药。”

  住在距离兰州生物药厂不远处的李女士,从去年9月开始出现了发热、出汗的症状,今年年初进行布鲁氏菌检测为阳性;今年5月份开始关节痛,李女士去兰州当地医院,却被明确告知不是布病。

 张先生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与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诊断证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李女士在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检查的检验报告单(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因为布鲁氏菌病是人畜共患病,而内蒙牧区多、布病发病率相对高,治疗更加成熟,李女士今年6月去呼和浩特市的一家三甲医院——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的“布病·关节科”检查后,6月18日,主任医师德胜诊断李女士患有布鲁氏菌病。

李女士在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检查的检验报告单(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李女士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书》(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和其他人一样,李女士也拿到了兰州市专家组发的《健康证明书》——“经专家组评估,对健康无损害,特此证明”。

  李女士质疑,为什么兰州的专家组只是说“抗体阳性、健康无影响”,而一到内蒙去查,就确诊为布病呢?如果不来医院看病,岂不是耽误了治疗?她说:“一直到5月份,手指头开始疼,膝盖也疼,我去医院又去做了风湿检查,化验了,我就把布病的事说了,我说我是盐场堡(兰州生物药厂周边)的。医生立马说,‘你去旁边科室检查去,你不是这个。’我实在疼得不行,就去内蒙,一查,大夫确诊了,布鲁氏菌病。”

  去年夏天在兰州生物药厂周边工作的许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得知兰州生物药厂事件后,第一时间前往兰州市卫健委指定医院——甘肃省中医院进行检查,今年3月检测为阳性,而6月在兰州市肺科医院复查的结果为:试管凝集试验阴性、虎红平板凝集试验阳性,医生告诉他,“已经好了”。

 李女士收到的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健康证明书》(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任梦岩 摄)

许先生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疾控中心门诊部的诊断结果(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任梦岩 摄)

  但仍有乏力、关节疼痛症状的许先生放心不下,今年10月前往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疾控中心门诊部检查,10月20日,许先生的诊断结果出来了,和兰州肺科医院的检测结果不同,他还是“双阳性”,在诊断书上记者看到:巴彦淖尔疾控中心门诊部医生罗建场,诊断许先生患有布鲁氏菌病,处理意见为休息、对症服药。

  许先生质疑,为什么作为兰州布病事件定点检测医院的甘肃省中医院,诊断说他没事,只是“抗体阳性”,但巴彦淖尔市疾控中心门诊部就能确诊他是布病患者?“盗汗、嗜睡、关节疼痛,这些症状其实一直没有消,我整个人心慌慌的。我当时在甘肃省中医院只是拿到检测单子,中医院这边往疾控中心上报了一下,没有跟我说是怎么治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我去了内蒙,因为他们说那边治疗比较安全一点,去的巴彦淖尔市疾控中心门诊,抽血化验之后,那个大夫姓罗,说我得的是布病,他给我开的药。”许先生说。

  在兰州期间,记者采访到多位类似情况的患者,他们的共同质疑是:为什么已经被医院确诊为布病患者,却还是收到了兰州市专家组出具的“只是阳性且无不良反应”的健康证明?为什么明明已被确诊患病,却依旧被专家组否认?自去年夏天事件发生至今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他们会不会被耽误治疗?

  有患者表示:“‘抗体阳性不等同于布病’,我们之前也是相信这种话的,但是从目前广大病友的各种反应来看,症状都跟布病是相符的,而且我们去外地医院,人家都可以给我们确诊是布病,但到兰州,我们就只是阳性,我们不知道到底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

  记者来到兰州兽研所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善后工作点,在这里,负责接待的专家解释,当地群众接触的是兰州生物药厂排放的含菌气溶胶,没有直接从牛、羊等牲畜上接触细菌,所以即便抗体阳性,也不算布病。

  一位在现场负责答疑解惑的专家告诉记者,之所以判定为“阳性”而非“布病”,是因为兰州生物药厂周边的居民没有流行病学接触史,他们要接触过牛、羊等牲畜才行。

  专家:接触史是直接感染了布鲁氏菌,不是布鲁氏菌疫苗抗体。泄露的是兽用的布鲁氏菌抗体疫苗,不是布鲁氏菌。

  记者:去哪里评估?都有了暴露史、有阳性、有症状,还需要什么?

  专家:这个不归我管,我只咨询,跟你说健康状况。

  记者:归谁管?这个“健康证明”不就是专家组给开的吗?

  专家:这不是我给开的。但是,有个概念你得知道,布鲁氏菌疫苗抗体(阳性)跟布鲁氏菌是两回事。

  在接诊的兰州市肺科医院,医生也是用同样的理由向“布鲁氏菌阳性者”解释的。

  在一位住院的“阳性者”给记者发来的视频中可以看到,负责治疗的医生表示,因为流行病学史对不上,所以即便住在药厂附近,他们得的也不是布病,不必担心。

  阳性者:为什么现在我们不确定是布病,一直说的是抗体阳性?

  医生:布病的确诊需要找到病原体,流行病学史你对不上,如果你是从事接触牛羊肉的,那马上就能对得上,因为这是活菌。而现在给你们定的流行病学史是那个,所以是两个概念。不需要治疗的不要去治疗,用的药都是为了杀菌,没有菌你去用那个药没有意义。疼是你的另外的东西。

  没有接触过牲畜就不能诊断为布病?如果布病得不到及时治疗会有哪些后果?记者采访多位权威专家,他们认为,罹患布病的流行病学调查,不仅仅是接触牛、羊等牲畜才能被确诊,接触未经消毒的皮毛制品、实验室感染和不当使用疫苗,都会导致布病。

  记者在查阅的卫生行业标准中看到,关于布鲁氏菌病的诊断,要求的流行病学史除了“发病前病人与疑似布鲁氏菌感染的家畜、畜产品有密切接触史,或生食过牛、羊乳及肉制品,或生活在布鲁氏菌病疫区”之外,还有一条“或从事布鲁氏菌培养、检测或布鲁氏菌疫苗生产、使用等工作”。

  采访中,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感染中心副主任秦恩强告诉记者,布病的确通过动物传染最为普遍,但也有其他接触方式感染的案例。他说:“首先,这个病是可以感染动物的,最常见的是养羊、养牛、养猪,一旦动物染病,如果自身没有做好防护,特别容易受到感染。另外,接触动物的皮毛也可以传染。任何接触史都没有,但是是阳性,这时候要好好评估,一般来说,没有任何接触史得布病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兰州(那事)肯定暴露了病原体,没有接触史,不会凭空被感染。”秦恩强说。

  接诊过李女士的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布病·关节科主治医师德胜说,从接诊病例来看,除了接触牛羊,实验室感染和通过不当使用疫苗感染也比较常见。“也有实验室的人得的,也有这个牧场或者是老百姓手里有布病疫苗的时候,自己手碰了,弄到眼睛里、鼻子里、嘴里,通过疫苗也会传染。”

  秦恩强表示,布病患者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转为慢性期甚至中晚期,届时治疗难度会更大。他说:“这个病最常见的表现是发烧、多汗、头痛、关节痛,另外可以造成全身比如肝脾肿大,会引起全身性的多脏器损害,所以这个病还是要及时治疗。如果不及时治疗,有些病人比如长期的发烧、多汗,特别是严重的一些关节痛,到慢性期、到晚期,可能治疗起来就会非常困难,严重的,可能还会对生育有影响。”

  北京市佑安医院传染科副主任医师李侗曾介绍,布病已经有较为成熟的治疗方案,如果及时得到治疗,不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如果治疗不及时,即便清除了体内细菌,也会对身体特别是关节部位造成损害。他说:“所谓‘懒汉症’,留下那些后遗症的都是因为治疗太晚。过去有一些地方对这个病认识不够,而且这个病变成慢性化之后,等到已经发生关节破坏的时候再治疗,即使把布鲁氏菌从身体里经过治疗清除了,但已经坏死的关节是很难恢复的,那确实叫后遗症。”

  兰州布鲁氏菌抗体阳性事件中,究竟有没有人患上布鲁氏菌病?有多少人出现此类情况?他们能否得到及时规范的治疗?为什么兰州市专家组的说法与其他多家医院、多位医学专业人士说法截然不同?记者专程赶赴兰州就此联系兰州市卫健委,多次提出采访请求,截至记者发稿,仍未得到回应。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事件进展。

中国法制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